Wireless Technology Park 紀行(後)

剛剛把「後」打成「吼」,其實最近的狀況也差不多是這樣,沒日沒夜的改東西,只有今天完全沒有碰 code。

在結束的所有的展覽之後,團長(笑)也招待我們去「東方見聞錄」,去吃這次的慶功宴。根據 sally 的說法,四月初的時候剛好是舉行「迎新會」的日子。一開始我以為像是交響情人夢米奇喜歡的「聯誼」,經過解釋之後我才知道不是這樣。四月初剛好是大學入學,還有公司新進的時期,所以這段時間會特別多人吧(笑)。

東方見聞錄
Continue reading “Wireless Technology Park 紀行(後)”

Italy 5th day, Pisa & Siena

我有多久沒寫 blog 了,大概快兩個禮拜了,嚴格來說可能已經有三個禮拜了,而去義大利好像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我在旅途中的明信片們也在一個月後,百般波折地飄洋過海到了台灣,寫明信片的心情、內容,有些沒有改變,有些也在這兩個月裡改變了。

我們把時間拉回兩個月前……

今天是到比薩的日子,我想說到比薩除了吃的那個 pizza 之外,人們一定會想到比薩斜塔(Leaning Tower of Pisa)吧。建築比薩斜塔的建築師叫做 Bonanno Pisano,傳聞 Bonanno Pisano 在設計比薩斜塔的時候說:「我要蓋一座獨一無二的塔」,而事實上,不管他是故意這樣做也好,或是不小心設計不良也好,他都達到他的目的了。在第三層的工事開始搭建的時候,他們就發現這鐘塔因為設計不良而有傾斜的問題。而在之後的幾百年,再由不同的建築師們陸續將比薩斜塔搭建完成。

而我一直有個疑問,既然知道他會傾斜了,為什麼還要繼續蓋下去呢?不過,也許就是因為建築師的浪漫,我們今天才有這獨一無二的建築。

既然來到比薩斜塔,擺出一些怪姿勢也是很合理的

小笨頭撞比薩斜塔?!
小笨頭撞比薩斜塔?!
Continue reading “Italy 5th day, Pisa & Siena”

Italy 4th day, Florence

我一直覺得,如果再不寫下去,我大概永遠都不會在為這次旅行寫些什麼了吧……。

瑞男一直很嚮往 Florence,不過我不知道為什麼。引領我思考的,那翡冷翠是文藝復興的重鎮、是詩人靈感的泉源、是「Under The Tuscan Sun」裡 Frances 新生命的泉源。而那是不是一種「城市裡特有的意象」,在開始遊覽前我腦中浮現的是台北捷運響起的警笛聲、風聲、車輪與軌道間的尖銳金屬聲,街角新開的 Starbucks,在 Bisto 98 前聚集時髦並富有都心風格的年輕人們、在紛雜的捷運地下街裡擦身而過那人的表情,而那些種種事物逐漸內化而成城市裡特有的思維,變成人生活在這個城市的準則、樣貌,那並沒有明訂,但人會在那樣的情緒當中逐漸變成相類似的人種,像是聚落、種族,或者就稱為城市。

Continue reading “Italy 4th day, Florence”

Italy 3rd day, Verona and Venice

我覺得坐在遊覽車上,聽導遊講歷史故事的時候,我有種回到過去歷史課的課堂上,我會不經意的打瞌睡,直到下課鐘聲響起時我才伸個懶腰,將快要麻痺的身子從椅子上抽起,也許啊,對偶爾會失眠的我而言,那樣無聊並有節奏性的語調,那才是幫助我入眠最有用的搖籃曲吧 XD

在重新站立起的時候,我們到了 Verona,一個通往威尼斯路途上的小鎮。這個小鎮最出名的,莫過於是羅蜜歐與茱麗葉的故事了。傳說當年莎士比亞是聽到這真人真事,才寫出今天我們耳熟能詳的羅蜜歐與茱麗葉。(不過直覺上而言,我覺得羅蜜歐與茱麗葉和 Hamlet 在風格上是相當類似的,不過那也僅止於直覺。)

而在現今的 Verona 也有所謂的「茱麗葉之家」,在茱麗葉之家裡,除了有茱麗葉銅像之外,還有與羅蜜歐幽會時相見的陽台。來到這邊的情侶,也顧不得什麼歷史遺跡了,在牆面上寫滿了彼此的名字,好像在這面牆上寫下名字,就象徵性地與羅蜜歐、茱麗葉一同享有那至死不渝的愛情。

茱麗葉銅像

也傳聞,來到這邊的人只要碰觸茱麗葉的右胸,未婚的就能遇見真命天子,結婚的就能白頭偕老,也因為這樣,現在她的右胸在迷信的觀光客們的熱情下,顯得格外的光亮……(嗯,我又把我爸給賣了 XD)

Continue reading “Italy 3rd day, Verona and Venice”

Italy 1st day, on plane

1/29 除夕夜,我們從中正國際機場起飛,在香港轉機飛往法蘭克福,再從法蘭克福轉機至米蘭。

法蘭克福的機場長廊

法蘭克福機場的機場通道非常有創意,怎麼說呢?他是一個通道以淡彩色系與光明之間作一種切換,在迷幻與清醒之間,讓人不知是在夢境還是現實之間遊走,就這樣從國際機場至國內線大廳,我想起再別康橋裡「剎那間在我迷眩了的視覺中,這草田變成了……不說也罷,說來你們也是不信的!」 ,或許那有些相似吧。

Continue reading “Italy 1st day, on plane”

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

每年寒假,我們家幾乎都會出國去,一方面是爸爸喜歡出國走走,另一方面則和我父系家族那有著不可言說的關係。

旅行途中,我看見眼前瑰麗無比的色調時、當如風景明信片的建築聳立在你眼前時,什麼真正感動了你,是觀光景點的雄威壯觀,是歷史陳跡的醇厚,是音樂響起的悠然,還是你只是不知所謂的行走。我想,旅行絕對不只是將自己的身影伴隨背景投射在相紙之上,或是徒增自己收納櫃裡不實用的紀念品。

Continue reading “旅行的意義”

9th, 10th, 11th days

再次抱怨一下,我這趟旅程非常能夠體會「女人、小孩都是難以應付」這樣的論調,感覺在小孩子以極度不尊重的相處模式下,與反覆探討男女關係的長輩們,這樣的雙重煩躁下,耐性是會被慢慢消耗光的……。

在這邊的時日裡,我好像能夠理解極限或者是瓶頸這樣的事實,在排球場的時候,我總是希望自己能像某些人一樣能夠謹慎而從容,用自己的力量打一場漂亮的球,而不是在那邊邊角角之處,想盡辦法期待對方的失誤,以滿足自己對於勝利的渴望。那種對於事物的期盼,就像是一塊浮木以近乎零的速率朝著遠方的孤島飄移,在看似永不停止漂浮的路途上,大部分時候都是孤寂,或者會出現無來由的念頭,「也許放棄比較好」這樣近乎沈沒的說詞。而我總是這樣毫無間斷的詢問自己:「為什麼我總是沒辦法打好球」、「為什麼我總是沒辦法彈好琴」,「為什麼程式總是找不到適當的寫法呢」?好像在我面前總是充斥著太多的瓶頸,在我想要努力付出的時候,又會冒出這樣的念頭,「你努力會有什麼收穫呢?會不會又只是白忙一場」。

我最近心情不好。

9th day:

在結束 Las Vegas 的旅途之後,我們先去接小笨頭,然後在San Francisco稍微晃了一下,San Francisco 最為著名的應該就是他那陡坡式的街道,如果你有幸從山坡上道路往下行駛,經過那V字型的道路時,彷彿是坐雲霄飛車般從上而下又而上,一邊眺望底下的車流,那真的是一種奇異的感覺。

The Walter S. Johnson Park是 The Rock拍攝的地點之一,我們在這邊也只是繞了一圈,稍微看看。不過剛好看到有人騎 Strida歐,所以就趁著主人不留意的時候偷偷拍了起來 Orz。

我們在San Francisco待的時間並不多,主要還是看看 Bay Bridge,Golden Gate Bridge。Golden Gate Bridge是真的非常的長,除了車道外,他還劃分兩條特別的車道,分別給行人以及腳踏車用。除此外,我真的覺得美國人是非常熱愛運動的民族歐,你可以在橋上看到人們騎著自行車、慢跑、只有我們這些懶惰鬼才倚靠著車輛,毫不費力的行駛到對岸。

不過據說 Golden Gate Bridge 是個自殺盛地 ?!

uno 實在是一個很刺激的活動 XD

10th day

下午持續逛街……晚上送小笨頭回學校。 (如果要用一句話說明的話大概是這樣。)

我妹找個叫做 Abercrombine & Fitch的品牌找了老半天,其實我覺得還好而已 Orz 這邊的 Apple 超大,到處都可以看到ipod的廣告,不過對我實在沒有什麼吸引力……。

美國人好像很愛逛 mall,旁邊的macy’s百貨公司就可以說是門可羅雀,而且每個人都是大包小包的,會不會美國人也是「月光族」呢?也許是因為他們老年年薪的制度作得很完善,所以他們才能這樣盡情的享受人生吧!其實這樣也不錯,反正錢財這樣的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

逛到書店時候Harry Potter 6幾乎是賣的差不多了,我只是去買了一杯 Starbucks連櫥窗裡的樣書都賣掉了……哈利波特的魅力可見一斑。

美國有號碼可攜了,這好像也不是新聞了 XD

11th day

在電腦前面看颱風的新聞,tunnel回學校看民視,我把看完了,然後在心中定下一個誓言,「我一定要再把這本書好好看過一遍」,我非常喜歡吉本芭娜娜那樣意向清晰又不流於繞口的敘述與比喻,就像輕輕道出你心中想像的那份比喻,貼切而服貼,看完只覺得無比的舒暢。

然後被小孩子弄到煩了、怒了,我的修養和高中的時候絲毫沒有進步,然後又回到電腦前,逕自作自己的事情。

要回去了,實驗室的工作要認真去做了,旅行的照片總共有500多MB,每一張照片都是一個故事。我們來來去去美國那麼多趟,我和我的家人都有自己回憶的一個版本,無論清晰或是模糊,我們唯一共同的部分,也許是我眼前那紛羅萬象的照片。過了十年、二十年,不隨著時間流轉而改變的攝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