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巾與手套

有同事說我寫的東西都太繞口了,那就寫一些不繞口的吧!

高中的時候,因為念的是男校,我們那群男生間總有一些奇怪的文化。其中一個就是,那些冬天圍圍巾的同學總是會被冠上 gay 的名號,像是 gay 熊、gay 猩……。所以在那段期間,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買圍巾,也沒有想過要買手套。

上了大學之後,我總覺得新竹的冬天尤其冷,但大部分的時候,我也只是狂喝熱水試著讓自己溫暖一點。

畢業回到台北之後,也許是視網膜效應吧,我總覺得圍巾在搭配上能加分不少。

而第一次圍上圍巾是上週六陳綺貞演唱會那天,我才覺得,第一次覺得原來把脖子圍起來是多麼幸福的事情。看著「嫌疑犯 X 的獻身」中的石神圍著圍巾,緊緊地將口鼻給包覆住,原來在這樣的冬夜裡,圍巾是能給予我們緊密而溫暖的重要物品。也許就因為外在是那樣的寒冷,那簡單的幸福就更顯得可貴了。再仔細想想,我那高中時代的堅持就顯得可笑而無關緊要了。

近況

monitor

一隻迷路的熊,躲在螢幕後面窺視著。

太久沒寫些什麼了,其實有很多東西想寫,卻被擱在腦後,像是前些日子的林憶蓮演唱會、黑鬚馬偕、時間殺人、渺渺,還有最近的一些事情。

我並不討厭這種時間被緊緊壓縮的生活,甚至有些習慣,習慣讓生活有步調地進行下去。像是回家之後不開電腦,做點簡單的運動之後洗澡,再讀一點小說、聖經,或是一點點電腦書,也聽聽 iradioRose 說著「愛自己、愛別人、自由自在的過生活」。如果隔天身體不感覺疲憊,就 7:30 起床跑步,然後 9:00 左右進公司。

這段日子裡,我想起杜明翰會長所說的「遇見自己」這件事情。其實自己是怎麼樣的人,自己過得怎麼樣的生活,自己都瞭然於心。而「遇見」或許是一種「承認」和「瞭解」,我總有兩個面相,是多話、歡愉、熱情的,同時也是冷靜、沉默的。現在來說,我終於能理解,因為有這樣的兩種面相,才是現在的我。

而最近的生活很簡單。我喜歡最近在職場中學到的許多東西,像是 RAIIDesign Pattern,還有很多我先前都沒想過的事情。也因為 cibs 的加入,我的晚上不只是加班了,偶爾會有一些新奇好玩的活動,這像是一種既定模式的改變,改變我的思維,還有許許多多看不見的事物。

只是有時候新生活運動只能維持幾天,我只能希望這次不只是三分鐘熱度。而時節流轉,十二月就這樣到了,希望在最後的一個月,我的心還能慢慢安定下來……。

三月,多話的一個月

py-dbus

三月,這的確是我特別多話的一個月份,這個 blog 從來沒有那麼頻繁的被更新。有些朋友知道我的個性,喜歡一個人做事,就悶著頭也好,一個人看場電影。並不是不多話,大多時候只是不太懂得如何與人相處而已。所以也有人知道,當我多話的時候,那些時候卻也剛好是是我的情緒低落的時候。

我也不知道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很正確,只是在與人合作上我的確不是那麼得心應手吧!

這個月份看了 Match Point,總而言之這個月的心情有點像柯裕棻在《甜美的剎那》所寫的

心情像伍迪艾倫電影的開場與結束時的味道,有點事不關己,卻又是真心真意的。

然後這半年來的偏頭痛常常惹得我精神疲勞,去看醫生也總是得到一樣的回答「這是典型的偏頭痛」,開了止痛藥還有一種血管擴張藥給我。弄的我不知道是精神耗弱還是怎麼的,常常有思緒無法連貫,前一刻想到的東西,下一秒就有種 Déjà vu 的感受。也有朋友說這種感受是腦傷的前兆,並不像法文發音那樣的浪漫。我只是笑了笑,就這樣回應他了。

工作兩個半月了,我到底走在什麼樣的路上,是偏離還是筆直,老實說我一點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