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ty 易胖者的悲傷

自從離開關西之後,我的體重就直線上升,最近增長的速度實在令人非常害怕。轉眼間已經快要回到入伍前的 78 大關。每次站上體重計,為了避免太過驚人的數字,我只得脫下幾件衣服,希望讓體重計浮出的數字稍微減少一點也好,只是那個數字通常還是很可觀。

開始上班之後,桌上擺著巧克力,餐後買瓶飲料,偶爾又喝著全脂咖啡,早餐吃得過度豐盛,晚餐又摸到九點才吃,然後非常懶惰運動,每天還睡滿八小時,這樣真的不胖也很難啊。結果我今天終於帶著羞赧的心情出去晨跑,結果體力也大不如前了啊。

轉眼間,「笨頭哥的沒營養文章集」,快可以改寫成「胖頭哥的沒營養文章集」了……誰可以不在意自己的體重繼續吃啊,我沒辦法的,誰叫我是個易胖者,褲帶勒著,時時提醒著,罪惡感「油」然而生。

唉~~~,我想這就是人生啊~~~

三月,多話的一個月

py-dbus

三月,這的確是我特別多話的一個月份,這個 blog 從來沒有那麼頻繁的被更新。有些朋友知道我的個性,喜歡一個人做事,就悶著頭也好,一個人看場電影。並不是不多話,大多時候只是不太懂得如何與人相處而已。所以也有人知道,當我多話的時候,那些時候卻也剛好是是我的情緒低落的時候。

我也不知道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很正確,只是在與人合作上我的確不是那麼得心應手吧!

這個月份看了 Match Point,總而言之這個月的心情有點像柯裕棻在《甜美的剎那》所寫的

心情像伍迪艾倫電影的開場與結束時的味道,有點事不關己,卻又是真心真意的。

然後這半年來的偏頭痛常常惹得我精神疲勞,去看醫生也總是得到一樣的回答「這是典型的偏頭痛」,開了止痛藥還有一種血管擴張藥給我。弄的我不知道是精神耗弱還是怎麼的,常常有思緒無法連貫,前一刻想到的東西,下一秒就有種 Déjà vu 的感受。也有朋友說這種感受是腦傷的前兆,並不像法文發音那樣的浪漫。我只是笑了笑,就這樣回應他了。

工作兩個半月了,我到底走在什麼樣的路上,是偏離還是筆直,老實說我一點也不知道了。

CNN: Fighting with spouse can be good for your health

Fighting with spouse can be good for your health

這是今天比較有趣的連結。

我懶惰看了,不過也只是大概掃過一次。

  • Express Yourself
  • Don’t pout, let it out
  • Communication and compromise

上週的訓練課程也提到「Left Hand Column」,一個新的概念浮現,其實這並不是全新的,我早就學過的事情。

用愛心說誠實話(弗4:15)

太多時候我們期待別人明白我們的意思,但是我們卻不表達,然而避免爭吵並不是和解,只是維繫表面的和平,這也悄悄埋下關係大爆炸的因子。

p.s 關於 Left Hand Column 可以參考 http://www.solonline.org/pra//tool/left-hand.html

Dear Lord

早上收到 Steven 弟兄的可愛圖片

dear lord

今天是禮拜五了呢!

Published
Categorized as Faith, Life

然後那些逝去的

我無法向誰清楚訴說我現在的狀況,那或許像是《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查理‧高登所經歷的過程,我只能選擇書寫,然後書寫便成為那遙遠時光中微小的記號,使這個當下趨於不同。太多時期的我交疊,我清楚明白那記憶的過程,還有學習塑造出的自我人格,或者是意識恍惚不明的錯置感。我能夠理解,智商是巧妙隱匿人格的曲徑,是通往秘密的唯一方式,所以我存在,即使在如此情境之下,思緒仍以微小的力量冒出頭來。

世界盡是隱喻,卡夫卡只是開頭,村上春樹也只能速寫。

我今天聽見了,聽見愛樂電台正在朗誦「給普拉斯」的詩作,也讓我回想起那許多瑰麗與閱讀的情境。那時,太多後現代伴隨孤寂而來,我竟躺在血泊微笑。那時候感覺太多,敢愛,敢說,還承載著太多的期待。曾僅何時我忘記怎麼思考,我猜是今年九月開始吧,那意識變得如此單薄,又或者是更早之前,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意識到不尋常,如果意識的本質早已不尋常,那如何「意識」到自身「意識」的缺離?

結果後現代竟成為我某時期意識的表象。

我回想起《古嘉》,又或者是近日所讀那《甜美的剎那》,那書頁最後,如此顯明著,我們書寫孤獨,卻在生命中看見美好,即使那是某個瞬間,某個微小的表情,卻如此值得讚頌。然而那苦痛洗滌我的心靈,思索然後跳脫,或者無法思考。

等待沒有終點,記憶只會逝去。

虛弱報告

到哪裡都要寫 weakly report,以後還是要乖乖寫 weekly report 歐……

上班第一週

從結訓假之後,我也開始上班屆滿一週了。我慢慢開始習慣公司的步調,也開始掌握起自己的進度了。在真正進到 team 裡前,我都沒辦法真的瞭解工作環境會有多少壓力,也無法瞭解產品開發上會有多少包袱,我僅僅只是以過去學生時代的經驗窺測,然而那種真實,也只有真的踏入那環境才能理解。第一週對自己的心理而言是種震撼教育,首先是面對完全不瞭解的產品,我只能從 Admin Guide、TOI 文件、以及種種前人留下的蛛絲馬跡來窺探產品的面貌,接著才能再開始理解 toolchain, source tree。這種過程中是一種檢視,是看見過去所學的一再出現,也必定同時發現自己所學的不足。我勢必要面臨這全新領域的盤根錯節,然後才在人際與技術的夾層當中殺出一條血路!

我開始習慣每天早上九點到公司,還有晚上早早就寢的生活。我也開始習慣開著 Outlook 等著一封又一封的信件,我必須耐著性子讀著信,同時瞭解公司的組織與規章。也常常喝著一塊錢的飲料,還有沖泡機產出那濃淡不一的巧克力牛奶。

其實,我還蠻喜歡這樣的,公司離家好近,我可以睡到八點再起床。附近也有好多餐廳,如果真要貪小便宜,台北教育大學餐廳算是便宜的,也有 9 折的 7-11,如果不想回家吃晚餐,往前走走,也許半個小時就能走到誠品書店。不過,絕大部分的夜晚,我還是選擇回家吃晚餐,然後悠閒地度過晚上的時光,可能讀讀書,看看動畫,也可能聽聽音樂。

不過這星期開始,我想我會稍微花點時間打 NDSL,然後繼續維持這良好的作息,一邊努力的工作吧 😀

從 Nokia 6120 classic 談錯誤訊息

Nokia 6610 & Nokia 6120c

一切都從換了 Nokia 6120 classic 開始。

很早開始我就是 Nokia 的忠實愛用者,而這段時間的手機操作歷程以來,我只有一隻手機是 Motorola,其餘全都是 Nokia,換機的理由很簡單:「我不小心壓壞螢幕了」,這也不是廠商的問題,畢竟我是如此暴力使用手機的人,手機在汰換前總得承受個百來次的墜機、外加無數次背包雜物的擠壓,他就只得赤裸裸地以塑膠外殼承擔這一切悲慘,直等到心力交瘁(電池充不飽)以及顏面崩壞(螢幕爆裂)才能夠電磁波戰場前線中退了下來。趁著結訓假,我去中華電信續約,也從原本的 2G 門號升級成 3G,手機的選擇的確是個問題,但最終我還是克服心中敗家慾望的惡魔,那對於 6500 Slide 質感的嚮往,也順道忘卻當年在 Symbain S60 上開發遊戲悲痛的經歷,我還是選擇那經濟實惠的 Nokia 6120 Classic。

理論上,新手機總是特別完美的,外加 Nokia 還提供極度友善的 Nokia PC Suite 這套工具,他可以將我那歷經滄桑 Nokia 6610 內所有通訊錄、簡訊,一切私密而珍貴的條目無一不漏的轉換至新的手機上,那真是貼心至極啊。我想我是做了正確的選擇,正當我這樣想時,我才發現那所有匯入 SMS 訊息聯絡人寫的不是個國字,也不是個英文字,全部都是 +886 開頭的字串,我只得傻眼這 2007 年出廠的手機也會忘記查詢通訊錄……。

fine!也總會有人注意到這種問題,也該會有新的韌體出現來解決這種鳥事吧!Nokia 還是不會辜負大家的期待,他還有一套叫做 Nokia Software Updater 的好東西,只是他果不其然的又出包了……。

Nokia Software Updater error

啥?Connected Phone was not recognized?自家的軟體不認識自家的手機?這真是見鬼了!我把英文版的軟體換成中文版,檢查過所有的連接線、驅動程式,翻了各大討論區還有一些有的沒有的,直到我看到 Nokia Europe – News – Device software update 這個 link 我才明白。

Nokia 6120 Classic software removed – 8 January 2008

Due to a number of problems with updating the Nokia 6120 Classic, we have temporarily removed Nokia 6120 Classic support from the Nokia Software Updater service. Other Nokia products are not affected. We apologize for any inconvenience caused, and will endeavour to release the software again as soon as possible.

原來是因為種種更新的因素,所以暫時把 6120 classic 的更新拿掉,%@#%@#^@^@^。可是,你知道 Nokia Software Updater 顯示的訊息又是什麼呢?在我的例子上,我就花上更多的力氣在找出問題點上,某些程度而言,這也造成我對於 Nokia 品牌形象的一種幻滅。

回到主題上,不管是 Nokia Software Updater 的設計缺陷也好,或是維護伺服器更新資訊的工程師腦殘也好,就這個例子而言,對一個「正確使用」的使用者來說,他所關心的事物勢必是他在操作這些軟體時,他所獲得的資訊是否能夠「確實指出問題點」,讓使用者能夠適切的解決問題。回到設計的角度來看,某些錯誤訊息的產生,是否該由服務者端,適情況而有彈性的產生呢?換句話說,對於 client side 而言,他不應該只是從 server 端得到一個「well-known」的 error code,並在「本地端」從這個 error code 產生一個 error message。在這個例子上,反而應該是由 server 端明確的告訴 client 端

因為種種因素,所以我們把這個更新先拿掉,你可以參考 blah blah……

那麼,還有什麼錯誤訊息是我覺得有待改進的呢?我想比較多的狀況是源自使用者關閉 cookie 的使用上面,自從使用 FirefoxPermit Cookies 這個 addon 之後,有許多需要登入的頁面就變得不同了,常常打了密碼之後就沒啥反應,沒有錯誤也沒有登入,一切就這樣悄然無息。你可能會爭議的一點,關閉 Cookie 的使用是「合理」的嗎?我想這的確是,基於許多安全的考量,我們並沒有義務要開啟 JavaScript 與 Cookie 。

flickr 就做的很漂亮,他告訴你已經正確的 login,不過忘記開 cookie 啦,ooops!

flickr no cookie

但也有一些有趣的狀況發生,這發生在台灣花旗銀行上面。因為花旗卡看電影很便宜(心),所以我幾乎每個月都會搜尋一次「郵局帳號繳納花旗卡費」的方法,就如這個 link 所述,但只要我一沒開啟 cookie,卻又被告知我必須打開 cookie 的使用權。這著實令我訝異,為什麼「常見問題與解答」要使用 cookie 呢?

我想這篇文章不是爭論些什麼,而是提醒自己許多東西的設計上必須多為使用者著想一點,使用者可能會以怎麼樣的環境使用你的產品,會不會完全跳脫設計者的思維呢?當自己是 QA 時應該要怎麼去思考問題,以及身為 RD 時要怎麼避免問題的產生,並在設計的當中提供適合的錯誤資訊。有時候多做了一點功夫,受惠的不是別人,是那個總在 bug 苦海中浮沈的自己。

20071231 歲末年初

我猜,時間又踏入了這看似渡口般的喧嘩之地,與世界交會,與人交錯,或僅只於擦肩與社交性的言語。而自從2000 年的市府晚會後,我就不想再參加任何一次跨年了,當年的 12/31 我就理解了,這種跨越的本身並不代表任何意義,我們篤定著站在交錯的端口上,一面看著時間從手邊流去,一面看見新的一年在眼前鋪展開來。那當下的情感與狂喜無緣,我是張望著的,因為我看見時間「理所當然」的停在新的一年上。

那種情緒是冷的,像是等候時間的齒輪精準地卡在某個點上,預期性強烈的過份,像你早知道捏著鼻子喝下無味的黑咖啡必定換得的心悸與苦澀。好多時候我都有這樣的感受,最一開始的時候是考試繳卷前的沈重感,就先不論作答的狀況如何,每到繳卷前最後 10 分鐘,我總會一邊看著手錶,一邊做最後的掙扎,我是知道考試必定會結束的。不論我考的好或者壞,在那一刻我已經猜到下一分鐘,或者下一秒鐘,我就能站在是試場外面,猖狂地嘲笑先前考試的緊張氛圍。

相類似的情緒還有碩士班畢業,與期盼新訓的結束。

回顧這一年,我的確從交大畢業了,關西營區的訓練也即將告一段落。至於 2008 的夢想,老實說我什麼也沒想,歲末年初之際,我還是拉拉雜雜的說了一些,就當作是 2007 年末的收尾,無關於快樂悲傷,聚首離別,此刻的感受就和過去沒什麼不同,2008 年遲早會來的,101 的煙火也遲早會放的,只是未來的事還有太多。

我想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吧,反反覆覆的嘮叨個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