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

最近心中常常有一些奇怪的想法,關於「注意力」,關於「簡單」,關於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

在熊版看到餅乾的這篇文章 [情報] 媽媽人生。新起點。,只是簡簡單單的報告近況,讓我想到十五年前上網的一些片段。

那個時候還是數據機撥號的年代,瀏覽器沒有 tab,沒有 Facebook,沒有 notification,我們好像知道自己想要找的東西,一次只做一件事情。或在某個特定的日子,寫 E-mail 給好久不見的國中同學。或是尋找陳綺貞最新的活動與消息。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一直想知道新的東西,新的技術,新的文章,或是所有新的消息。腦袋像是高速運轉的機器,只要醒著,就停不下來。但雖然高速運轉著,卻常常是空轉著,沒有前進,猶如腳踏車掉鍊,或是崩裂的履帶。

這幾個禮拜,我開始試著一次只做一件事情,雖然腦袋的思緒還是很紛亂,但也許幾個禮拜之後會有什麼不同。

A person without self-control is like a city with broken-down walls. — Proverbs 25:28

真正的自由在於自律。

圍巾與手套

有同事說我寫的東西都太繞口了,那就寫一些不繞口的吧!

高中的時候,因為念的是男校,我們那群男生間總有一些奇怪的文化。其中一個就是,那些冬天圍圍巾的同學總是會被冠上 gay 的名號,像是 gay 熊、gay 猩……。所以在那段期間,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買圍巾,也沒有想過要買手套。

上了大學之後,我總覺得新竹的冬天尤其冷,但大部分的時候,我也只是狂喝熱水試著讓自己溫暖一點。

畢業回到台北之後,也許是視網膜效應吧,我總覺得圍巾在搭配上能加分不少。

而第一次圍上圍巾是上週六陳綺貞演唱會那天,我才覺得,第一次覺得原來把脖子圍起來是多麼幸福的事情。看著「嫌疑犯 X 的獻身」中的石神圍著圍巾,緊緊地將口鼻給包覆住,原來在這樣的冬夜裡,圍巾是能給予我們緊密而溫暖的重要物品。也許就因為外在是那樣的寒冷,那簡單的幸福就更顯得可貴了。再仔細想想,我那高中時代的堅持就顯得可笑而無關緊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