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電影「Lucy」

不可免俗的,還是去看了露西,但或許之前會更想看 Scarlett Johansson 的另外一部 Under Skin。

對於上帝而言,人總有許多不同的解釋,其中我最喜歡的莫過於這段經文。

啟22: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

自然所看見的循環、相似、碎形等等,當超越一切之後,會不會就如同一個沒有「開始與結束」的狀態,一切被隱含在一個狀態之中,既是超越,也是收斂。

回到電影本身,談論存在或是循環的電影不在少數,如果必須評論 Lucy,就稱它是盧貝松版的永生樹吧。劇情鋪陳順暢,節奏明快,至於深度與合理性,就只能說這不是導演的強項,但至少是一個還算有意思的嘗試。

離開電影院的時候,我覺得選擇臺北拍攝是很不錯的選擇,臺北這幾年有一些新舊建築的衝突感,卻不是那種極端性的差異,而像是迫於資本主義無奈自然衍生出的分界。像是過於豪華的飯店,五光十色的夜店對比於熱炒店散亂的酒瓶,蝸居於無電梯平房的室友。

不知道其他國家的人怎麼看這部電影,但對於我們,勢必是帶著一種家鄉的情感重新觀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