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go 與憐憫

在讀《赤朽葉家的傳說》最後幾章時,無來由想起幾個禮拜前交大學員團契的大家討論著「恩賜」這件事情,誰應該是「憐憫」恩賜的,誰又是「教導」恩賜的。這幾種恩賜當中,其實我似乎特別少感覺到「憐憫」恩賜的人出現在我身旁。也許因為我是家中長男的緣故,說是被訓練得獨立自主也好,又或者說是天生好強也好,好像許許多多時候,我都非得一個人披荊斬棘地斬斷一切阻擋在我面前的事物,然後故作堅強的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憐憫」這件事情好像一直都離我很遠,即便如此,我還是私下為他做了幾個定義,像是:總能細膩地看見彼此的不同、給予支持、願意陪伴、不刻意強化自己的脆弱。寫下「自己」的時候,好像有什麼東西悶悶的在心中響著,我可能是這樣詮釋著的,我那種「憐憫」是沒有自己的,不是因為自己的不滿足而稱之為憐憫,不是因為自己的需要而發出不平之鳴,而是因為看見別人的痛苦,而催生出一種陪伴與難過的情緒。

就好像櫻庭一樹所寫的

「那妳知道密克羅馬尼亞島上有個部族的語言裡,沒有『悲傷』這個字嗎?」
「是嗎?我不知道耶。」
「最接近『悲傷』的是『FAGO』這個單字,那是指看到別人痛苦,會心生同情,自己也跟著難受起來的意思。可是他們卻沒有表現自己心中痛楚的單字,因為沒這個必要。你不覺得那是個善良的民族嗎?瞳子,妳想想看,他們盡管具有悲憫他人的概念,卻沒有悲憫自己的想法喔。一般人總是沉浸在自己的悲痛裡,我們也一樣,都只顧著自己不是嗎?」
「嗯……」

也許憐憫是一種特別的事情,是期望自己能真正的感同身受,是在那個當下渴望人的需要能夠被滿足,是渴望傾聽或者任何事情能換取一些對於別人的幫助、醫治或者平靜。而自己的悲傷、想法,可能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我想,這可能是我想像的「憐憫」吧!

啊?我應該不是這種人啦?根據大家的討論,我可能是「幫助」類型的。不過最近真的格外希望,希望每個人都能健康、快樂、平靜的生活下去。

Naomi – 拿俄米與直美

奇摩字典說,Naomi 這個字的意思是

1. 拿俄米(女子名,涵義:我的欣喜)
2. 拿俄米(聖經人物,路得的婆母)

第一次讀路德記的時候,我就有發現這個有趣的巧合,拿俄米在 NIV 的英文聖經中是「Naomi」,而日文中的「なおみ」也是一個很常見的名字(像是直美、尚美、奈緒美)。

在現實生活中,有一個甫進入職場的學妹,她的英文名字也是 Naomi。

她這個美麗的名字也在以英文名字為稱呼的職場中,為她帶來些不同的經驗。她今天就和我分享了一些有趣的發現,她發現大部分知道 Naomi 的同事都與 ACG 有不解之緣,通常他們的反應是「驚!直美?!」。然後她就得不厭其煩的說明,其實 Naomi 也同樣是個很美的英文名字。

不過,我想在兩個語言結構完全不同的國家當中,兩個名字,卻轉化成同樣的字母,這實在是一種奇妙而美麗的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