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J

認識阿姨J也超過30年了。

阿姨J是母親的好友,小時候總印象阿姨J長年旅居在外,他的兒子也就在當地就學。小時候,我和阿姨J的兒子會寫著明信片分享近況。現在回想起,那也不是出於誰,只是很自然的開始,也很自然的中斷。

小時候,一年就見他們家回臺灣幾次。除此外,就偶爾聽見母親與阿姨J打著昂貴的越洋電話。那個年紀,我還不懂這遠距離的友情代表什麼。

時光芢苒,我也踏上異鄉,甚至與阿姨J的住處不過一個海灣的距離。

幾年前,那個甫退休之年的叔叔貸款買了房子,30 年的貸款。當年那看似無法理解的決定,如今再看,他們的房價也水漲床高。

今天忽然想起阿姨J,總覺得自己似乎正重新經歷阿姨J的年輕歲月,只是,以不同紀年的複本記錄下來。

我似乎可以理解,那阿姨J每個決定的理由與矛盾。選擇工作,選擇居住地,選擇買房子,選擇與愛的家人朋友保持跨時區的關係。

無論矛盾與否,終究我們都將作出決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