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與馬賽克

回頭聽了一首 m-flo 的 All I Want Is You,影片中很細心地把路人的臉打上了霧。然而,我們的存在難道僅僅是在臉部打上一層薄霧就可以抹去的嗎?會不會有人說,那一看就是我啊,我認得我那手插手的習慣,與斜斜的站姿。

好多文章說著這樣的事實,人們在 Google Map 中看見了親人最後的身影,即便臉部是模糊的,那存在卻是無可取代的。

不禁令人莞爾,那薄霧的刻意,無論是法規的考量,或是日本民族的體貼下,就格外顯得莫可奈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