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句的呈現與連結

在準備每一次報告的時候,我總覺得老師特別要求的是一種話語之間的連結感,是前後文的串接性、語句的對稱性,還有每個篇章主題的架構性。我的本性應該完全不是這樣的,可能是神來一筆的說這句,又可能是隨性所至的擴展篇幅,而最糟的情況是腦袋空空一片,只能站在台前結巴。我想報告絕對是某種層面的溝通,我想你應該最明白不過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耐心與心思去理解你的個性,甚至你的詞窮,你的隨性所至。每一次上台都是一個殘酷考驗,要不就是好好的講完,給予聽眾好印象。要不就是台下聽眾看你的窘迫,暗自帶著竊笑離開。

文字與心思莫過於此。當你講出「隨性」,那聽起來像大概有九分正面。而「恣意」這種字眼,就又顯得貶意十足。當你形容一個人是「隨性所至」,又或是選用「恣意妄為」,所謂的認知與印象就大相逕庭。即使所形容的人是那樣唯一而特殊的存在,就因為敘述與表現上的不同而硬生生地在印象層面分流。

我們沒有耐性瞭解,因為你必須選擇最好的呈現。所以,我必須完全看見你眼中的迷惑與遲疑,因為那將成為我字字斟酌的指引。

==

今天聽了 Muse 的幾張專輯,最喜歡的大概是 Hysteria 跟Uno 了,我想我喜歡他們勝過 RadioHead 吧!

今天沒有跑步,沒有練琴,我累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