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髮、變髮,怎樣都是頭髮

剛剛洗完設計師抓過的頭髮,髮尾似乎還殘留著些許的髮蠟,硬硬的,並不是很舒服。

想要剪頭髮有一段時間了,雖然頭髮之於我是怎麼樣都無所謂,不要礙著視線就好,但那厚重的感覺總令人覺得相當不舒服,所以就決定今天不加班,早點走去公館剪頭髮了。(話是這樣說,當兵的時候又覺得頭髮可貴,而厚重的感覺,其實搞不好也是相當有所謂的吧!)

和我熟的人都知道,我的頭髮可能有各種樣子,並不是說我每天早上會起來做造型。而是每天睡起來之後,由於睡相不良的關係,頭髮會因為地域的不同,展現不同的風味。所以我每天到辦公室的造型總有點不同,不過大體來說是這樣,「不該塌的地方塌了,而不該翹的地方也翹了」。

大學、研究所的時候,我大部分都跑去清大夜市的新宿剪頭髮。那個時候,我常指定的設計師很愛打電動,話也挺多,所以如果寫論文很累了,還可以過去稍微放鬆一下,聽她講各式各樣的事情。總而言之,在新竹能以 420 洗加剪的價位而言,如果可以換得我兩三個月的清爽,那也是件可喜可賀的事情。

天外飛來一筆,每個設計師都叫我要抓頭髮,到哪裡都一樣。

第一次走進 La Villa 是去年回到台北,正愁找不到剪頭髮的地方,又不想去我媽去的貴森森超高級東區髮廊,就在公館附近找了一家順眼的店。那個時候遇到的設計師是 Morgan,他是留著一頭長髮帥氣的男生。

不過,後來我去關西三個月,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頭髮可以剪。像是楊小米同學這個樣子。

楊小米

因為 Morgan 去當兵了,所以現在我找 vivi 剪頭髮,老實說,她今天的打扮超適合她,簡單的黑色上衣,牛仔褲,再搭上一個帥氣的黑色小帽,這絕對比她六月的捲髮打扮來的適合的多。至於剪髮的經驗呢……,老實說我是個大近視,所以我也只能任由她宰割啦。不過以這兩次經驗而言,感覺都不錯。

比起新竹新宿的設計師,vivi 實在是個安靜的女生,也許是我的關係還是怎麼樣,她的話實在不多。如果想和她多說幾句,她甚至會停下剪刀,慢條斯理的回答你的問題。(我很想和他說,妳剪頭髮真的超專心耶)。

像是我今天就問

「會不會有人染奇怪的顏色啊!像是『紫色』之類的」

然後我就聽她正經八百的說,大部分人染這些「特殊」的顏色經常是「藝術」成份居多,像是藝術工作者啊。(我內心正在竊笑。)

最後,我今天還是頂著抓著髮蠟的頭回家了。根據我媽的說法是「不錯」,不過她老人家的意見純屬參考。

至於以後,我會不會抓頭髮,會不會染髮,這種事情,有一天我想通就會做了。或者,雙子座的善變來的時候,我也許會衝動的嘗試吧。反正,剪髮、變髮,怎麼樣都是頭髮啊。

3 Replies to “剪髮、變髮,怎樣都是頭髮”

  1. 我去剪頭髮的時候,都跟設計師說:我想要一個不用抓也可以有型的髮型。
    然後大部分的設計師就會說:光頭怎麼樣? XD
    (我實在是懶得早上起來抓頭髮啊@@)

  2. 我在新竹的時候在新竹火車站附近的 AT 剪,
    在淡水的時候在淡大附近的 s king 剪,
    在汐止的時候在我住家附近的 air hair 剪,
    應該都不是距離你很近的地方 X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