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疲憊與特價品

我之所以期待週末,那必定是週六之於我,就等同於肆無忌憚的睡到自然醒。

只是偶爾的週末還是得八點起床,然後咕嚕咕嚕的把一罐咖啡因滿溢的濃茶吞下肚。

直到剛剛,回到家的我,已經真實的感受到,疲憊就在我的身體中,我的毛孔,我的前額葉,我的眼袋當中。他是我的安眠藥,我的枕頭,只要沒有思緒困住我,我想今天絕對是個好睡的一天。

有時候我想把週末的時間完整的掌握,即使無聊也好,於是我的生活就出現拉扯。我的心在窄門與慾望間矛盾,在上帝與惡魔之間交戰。

晚餐過後,我又喝了一杯烏龍茶,直等到坐上捷運木柵線,讀完昨天沒讀完的「蒂蒂」,咖啡因似乎才流暢於血管之中,我終得以張開那千斤重惺忪的雙眼。而八點這樣尷尬的時間,捷運上人少的可以,也許是這樣,雖然我坐往開往家的同一班車,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受。

家附近的 Hang Ten 正在特價,兩件 399,兩件 299,男生厚外套一件 399。老實說我原本沒什麼興致買衣服,不過走過店門,又往滿佈人群且沒也有冷氣的店裡走。所有的衣服在花籃車中翻滾著,標價與衣服錯亂著,男裝與女裝,襯衫與短褲,奇異的組合參雜著。如果有什麼譬喻好說,這花籃車根本像是鍋加了一堆料的大滷湯,單吃料可以,只是整體的協調感,就請你別在意那麼多了。

老實說,因為我發現我的衣服有 9 成是黑色(因為看起來比較瘦),所以我沒有什麼要求,只是不要黑色就好。(但以結果論而已,我又為了黑色大軍新增了一名生力軍)。

說真的,兩件 299 與兩件 399 這種價格,絕對是一種很殘忍的手段。尤其是當你只看上一件的時候,你就被逼的要在沒有冷氣的店裡尋找合適且價格相同的衣服(我合理的懷疑,不開冷氣這種手段一定和街口的冰店有關。)。不過台灣人的熱情就在這時幫助了我,眼前一對夫婦也正苦惱這尷尬的奇數場合,於是我們一拍即合,兩件衣服擺在一起就成為完美的雙數,成雙成對,無比美好。

不過,當你身處於大排長龍的結帳長龍,旁邊成堆的衣服彷彿又向你招手。黑色白色的 T-Shirt 顯眼的落在上頭,一點一滴地挑動著你的購物慾。最後結帳的時候,我手上橫躺著三件衣服。這在我幾乎不主動買衣服的 25 年生命中,這個時刻顯得格格不入,像是個異數,孤獨的吶喊著。

我想著,當我媽回到家,看到我擺在床上的三件衣服,會是怎麼樣的表情。又或許,我可能早抵擋不住疲憊感,早早洗澡睡覺也不一定吧。

晚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