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31 歲末年初

我猜,時間又踏入了這看似渡口般的喧嘩之地,與世界交會,與人交錯,或僅只於擦肩與社交性的言語。而自從2000 年的市府晚會後,我就不想再參加任何一次跨年了,當年的 12/31 我就理解了,這種跨越的本身並不代表任何意義,我們篤定著站在交錯的端口上,一面看著時間從手邊流去,一面看見新的一年在眼前鋪展開來。那當下的情感與狂喜無緣,我是張望著的,因為我看見時間「理所當然」的停在新的一年上。

那種情緒是冷的,像是等候時間的齒輪精準地卡在某個點上,預期性強烈的過份,像你早知道捏著鼻子喝下無味的黑咖啡必定換得的心悸與苦澀。好多時候我都有這樣的感受,最一開始的時候是考試繳卷前的沈重感,就先不論作答的狀況如何,每到繳卷前最後 10 分鐘,我總會一邊看著手錶,一邊做最後的掙扎,我是知道考試必定會結束的。不論我考的好或者壞,在那一刻我已經猜到下一分鐘,或者下一秒鐘,我就能站在是試場外面,猖狂地嘲笑先前考試的緊張氛圍。

相類似的情緒還有碩士班畢業,與期盼新訓的結束。

回顧這一年,我的確從交大畢業了,關西營區的訓練也即將告一段落。至於 2008 的夢想,老實說我什麼也沒想,歲末年初之際,我還是拉拉雜雜的說了一些,就當作是 2007 年末的收尾,無關於快樂悲傷,聚首離別,此刻的感受就和過去沒什麼不同,2008 年遲早會來的,101 的煙火也遲早會放的,只是未來的事還有太多。

我想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吧,反反覆覆的嘮叨個沒完。

2 Replies to “20071231 歲末年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