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遙遠的距離

最遙遠的距離

上週六和 jnlin 去看最遙遠的距離,而看電影大概是週休二日我唯一的休閒吧,之前除了這部之外,還看了 Scoop。老實說,「最遙遠的距離」是我最近看過最有意思的電影,角度、音樂、感受上也是我會喜歡的電影。看完這部電影的時候,我特別覺得看電影是一種自由聯想,雖然導演本身必須有其需要呈現的東西與手法,但每個人所聯想的方向與感受,是不是真是導演想要給予的,有時候就不是那麼重要,對我而言,過程及自身的感受才是最為重要的。

在寫心得以前,我想給想去看這部片的人一點建議。

  1. 桂綸鎂出現的時間不太多(大概頂多 1/3),台詞也不太多,如果因為她去看這部電影,你可能會失望。
  2. 要可以接受步調緩慢的電影
  3. 多一點聯想力,這不是娛樂片
  4. 享受無聲、有聲的每個片段

注意:以下段落可能包含劇情


你有沒有想過人的距離要如何消弭,是愛嗎?是瞭解嗎?還是傾聽與傾訴?你知道嗎?你一定無法完整地瞭解我,因為你所瞭解的是一種片面性的我,而我們的存在,卻是兩個完全獨立的個體。你無法知道我所看見的藍,我眼中,又或者在我腦海中,又是不是與你看見的完全相同。那麼,我要如何讓你知道我心中每個悸動,每份感受,我僅能靠著語言、我的聲音、我的歌聲,以上天給予我的,那總是誤會而中斷的言語,費力地傳遞給你。

這讓我想起劇中小湯紀錄的每一個聲音,因為,這是一個聲音、傾聽、瞭解與失去的故事。

先說心理醫師阿才吧!他是劇中的靈魂人物,說明白一點,他也和你我一樣,是一個真切渴望愛的人。而我常想,人所需要的一切,就會清楚明白地表現在他日常的言談與舉止間,在那舉手投足間,無法掩飾,也無法隱藏。開場的招妓戲,突兀,導演卻要藉此細細鋪成,清楚告訴觀眾阿才到底是誰,他到底要什麼?角色扮演所隱含的意象又是什麼?

換個說法好了,角色扮演是一種以自我角度詮釋對方意念的儀式,藉由這樣的過程,以模擬性的詮釋來面對意識中最深的情感。所以很明白了,阿才所擁有的,是個貌合神離的婚姻,而他憂鬱的源頭,也來自於妻子的另結新歡。

當阿才面對著女病患的傾訴,他這樣說著:

你每天早上起來都覺得自己有那種空缺,你不知道自己是誰,你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尋些什麼,你也不知道怎麼回到過去那種快樂。你被摔碎,被斷成一片一片的樣子,你很想重新被拼湊,可是你不行。你無法想像他和另外一個女人做愛的樣子,你不知道該怎麼辦,你真的不知道。

就這樣換場,心理醫師的阿才並沒給病患任何答案。

這場戲,阿才就是女病患自身,角色扮演。所以,阿才必須招妓,他必須扮演那傷害他的妻子,藉由法律下不正當的性關係來彌補心中失落的空缺。說穿了,阿才只是想要愛,想要自己變得快樂,想藉由過去愛的記憶找回那個快樂的自己,只是地址對了,卻不得其門而入,而通往愛的道路是看似有方向的,只是到了目的地,卻發現並不如想像中簡單。

而阿才最後的走泳戲,直讓我想到人心的失落感,一種生命的無奈。那種無奈是說不出的,像是你想要追尋的意念、位置、或者是憧憬的目標,只是生命卻又往往是無奈的,我們無法成為那樣的存在,好像再怎麼努力都找不到出口的無奈。像是成為悠然自得潛水夫的渴望,事實上,我們卻只能穿著潛水裝,在公路上奮力奮力地跑,卻永遠跑不到無垠的大海當中。而那情境到底是滑稽,還是太過寫實地速寫你我生命的無奈。

再談小湯好了,在劇中將他設定為錄音師,我想除了劇情需要外,導演的意象也得靠著「錄下聲音」進行呈現。我想導演將小湯設定為一個對「具象的聲音」敏銳的人,他能捕捉自然的聲音,海風、防風林的沙沙聲、松鼠嘎嘎的求偶聲,又或者是人的說話與歌唱聲。但是人與人之間呢?大概就像銀河的聲音吧,有時候需要一點用心、一點感受,也有一點羅曼蒂克。

而小湯所錄下的聲音都是一種補償,一種以自我角度的救贖,小湯還是只會以他的方式努力,錄下太過「具體」的聲音,而少了情人間那份「用心」的聲音。直到角色錯置,他才恍然大悟。

而小雲,直令人想到「女人是聽覺的生物」這句話。他所期望的並不是肉體更多的接觸,或許只是情人的一點安慰、一點溫柔,哪怕是一句電話裡溫柔的話,也就足夠了。你有沒有發現呢?小雲總是情人通話前後拿起酒瓶,他是失望的,對那個不懂溫柔言語的情人失望。與小湯對比來看,小湯前女友需要的是「用心的傾聽」,小雲卻是渴望那「擁有情感的聲音」。你發現小雲總是一邊微笑一邊聽著小湯錄下的錄音帶,我想她是渴望那份愛的,渴望小湯那種全心全意傾瀉的話語。所以小雲跨出了那一步,走訪小湯每處錄下聲音的地方,也期望那空缺的情感面能藉由形而上的經歷,重新體驗的過程上,能夠補足心中欠缺的每份情緒。

小湯和小雲相見與否?阿才最後怎麼了?電影沒有給我們一個童話故事的收尾,只是以胡德夫「最最遙遠的路」劃上句點。

這部電影撫慰人心靈嗎?對我而言,他將我過去思想的一切都重新拋出來,至於答案是不是真在哪邊呢?我只能說,我還在找。至於語言,我想他並不是訊息與意念交換最好的工具,但很可惜的,這是唯一的方法。

失語症。

One Reply to “最遙遠的距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