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走的曙光

致之於我那無比重要的朋友:

最近生活如同過份混沌的泥沼,我可以將其歸於命運,或是偶然發生的片段。然後那唯一的 24 歲生日與畢業典禮就如此的過了,那些日子中你在哪裡?或以何等的姿態出現於世間,我曾僅僅巴望著,等候你透漏的一絲消息。我曾想起蒙馬特遺書的片段,或是比喻,想像自己像那等候已久卻只能枯槁的水牛,或是流淌著紅色與青色的淚,狠心把屬乎你的就此割除。

在書寫的時候,我曾以為早已麻木的心又這樣甦醒,又或者是如同過去一般,我將一切情感投於那言不由衷的譬喻。我知道一切早已不同,在我醒覺而屏棄一切怒氣之時,我知道我是可以向前走去,是直奔向前的那般,昂首闊步的去。

那不同之處我也不懂,是信仰,抑或是成長的歷練告知了我,如此自怨自艾的情緒又能如何。於是我終於知道,這封是寫給我的,給我自身的。我換上新的桌布,走出門吃了晚餐,窗外黑夜依舊,只是我喃喃自語的說,走吧!向前走吧!

One Reply to “向前走的曙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