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ET 2006 ~ 展出期間

如果要用一句話說明 TANET 2006 的話,大概會是:顧攤好無聊啊~~~~~~~~~ !!

我這邊的話,要感謝 Dracula 禮拜一的時候幫我設定 IPv6 的部份,要不然我可能還不知道要怎麼 demo。

下面是這次 demo FreeBSD 的 /etc/rc.conf

ipv6_enable=”YES”
ipv6_network_interfaces=”lnc0″
ipv6_ifconfig_lnc0=”3ffe:3600::1 prefixlen 64″
ipv6_prefix_lnc0=”3ffe:3600:0:0″
ipv6_gateway_enable=”YES”
rtadvd_enable=”YES”
rtadvd_interfaces=”lnc0″

demo 攤位

其實中間就是跑來跑去、demo 給來到攤位的人看,要不然就是偷偷跑去看體委盃排球。我這邊還算順利,雖然我自己找到不少問題,但是在 demo 的時候不是那麼糟糕就是了。相較於我,Dracula 似乎運氣就差了點,因為是拿學弟的東西出來展,結果在一直搞不定的狀況下,就聽到垃圾話滿天飛。最糟糕的也莫過於 Tunnel Broker 的解釋了……

Tunnel Broker

我覺得主辦單位蠻用心的。除了議程之外,在展場還有規劃上網區、筆記型電腦充電區,點心時間還有樂團來演奏古典音樂,雖然點心本身不是那麼的好吃啦(相較於osdc.tw)。

晚上的晚宴也還不錯,不過我想我一直在注意樂團在演奏的曲子是什麼。

中間我也去聽了 twnic 的一場關於「虛擬社群」的演講。其實在聽的時候我也想到孫治本在網路文學研討會所說的,如果當商業與網路已經無法脫離的時候,我們就不會刻意強化這是「網路商務」。而在網路社群形成之時,我們是不是也應該用群體的延伸來看待所謂的「虛擬社群」。

我也非常好奇的,如果虛擬社群的形成是不是相似於都市之於群落,虛擬世界更減低了人對於關係建立的需要性,而更強調於個體本身的獨特性。而個體本身卻仍舊對於社群有其需求,這樣的需求可以會以「虛擬寶物」、「關係的建立」、「意識的肯定」來滿足。

我並不是批判或是宣告其錯誤。只是我會想,這樣尋求個體滿足的方式,是不是造成都市人疏離、 NEET 產生的主要原因。也是不是因為這樣,我所接觸的日本文學,總是充滿性慾與情色。

我們都有所需要,但是那所企求的方式,是不是會將人帶往毀滅的那一端呢?

咦?我說到哪裡去了……。

而在展覽期間,我們非常倚靠 papago 帶著我們去很多地方。但是 papago 總有搞笑的時候,有一次我們轉進了奇怪的道路,在 papago 重新規劃完之後,我們就一直順著他的指示走,只是到了某個定點的時候我們傻眼了。

前方路口,請上橋。

全車 OS: 我們在橋底耶,上橋是要我們飛上去嗎 XD

最後抽獎抽到了市價約 $1,000 的這個,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總結就是:出差好累,熬夜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