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末,電影.生活.人

十一舍的窗外

這會是一篇沒有重點的文章,先寫在前頭。

禮拜五的晚上,我一直都睡不著,一直,我坐在沙發上,漫無目的的選台、選台。

這一個禮拜我的夢境總是混亂而混雜的。那些夢境的內容出乎意料的清晰,也出乎意料的無可置信,在睡夢中你是知道的,但是你卻只是順著夢境一步一步的推演,沒有人喊「卡」,也沒有廣告。

九月的週末,我幾乎都在台北。這幾個週末,我遇到紅色衣服的倒扁民眾,也總是下著雨、我有時候就看著電影、看著小說,享受著難得寧靜的日子。在這幾個週末裡,我格外喜歡看電影,我記得 ericlin 會說看電影、卡通是很花時間的,不過我的確很享受那其中的時光,享受那片刻順著情節走的感受。我想,看電影的過程就像是我的夢一樣,是清晰並且明亮的印在我的腦海當中。

我總是觀察著,電影總是彰顯著人性的美善與喜悅,是藉由電影的表現來重新發現問題,是導演想要與觀眾之間一種遠距離的互動。那麼,為什麼不彰顯人性之醜惡。我想那的的確卻是有的,但是那卻不是最大宗。換個角度來看,我們或許可以這樣說,人性是趨向善而美麗的事物,是渴望成為完全而美善的個體的。

Changing Lanes 裡的兩角為例,長大之後的我們會不會忘記我們曾經擁有的夢想,我們所渴望的正義嗎?還是我們重複地以世界的價值觀與藉口來合理化我們的行為?我們所作所為是美善的嗎?是正確的嗎?是合乎倫理道德的嗎?

我重複的發現,像是Freaky Friday 這樣訴諸於親情與愛的電影不在少數,或者可能是電影的大宗。也有 Lord of WarV for Vendetta 嘲弄美國才是世界軍火的最大供應商、或者展現政治與民主的極端作為。

人到底想在電影裡面看見什麼?(應該說,我想看見什麼?)想要看見愛、想要看見公義、想要看見理念、想要看見人與人之間是沒有芥蒂,是溫柔而滿足的關係。

有時候我真覺得,我們應該要高聲的唱,對人生來就有的良善而唱,對人本身就有的力量而唱。我們聽過許多大道理,我們看過許多很棒的電影,我們要為此歡呼,要為此讚美。只是有時候我們忘記這力量是從何而來,也忘記我們原本擁有的微笑。我們就根本而言是和這個世界妥協了,走出電影院的我們,可能只是對他說聲:「是部發人省思的電影」。

就像看過 Pay It Forward 的人,還可能是自私自利,到底那份「把愛傳出去」的精神到哪裡去了呢?到底我們只是看過電影,還是真實的被這部電影所感染呢?

「人是會排拒灌輸的,但是人可以接受感動」

但是你記住那份感動了嗎?也真正把那份感動放在你所作所為上了嗎?還是只是說聲,「這電影不錯,imdb 分數應該會不錯。」

我真的相信,從愛而生的力量就會成就愛的生命,也許那就是從一部電影、一句話、一個念頭。而這世界的所缺乏的,也莫過於此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