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d Mehldau Trio 布瑞德.梅爾道三重奏

Jazz 有時候是慵懶飄揚的溫柔歌聲,是輕柔和緩,使人不自覺陶醉在音符的魔力當中;又有時候像是詩人在你面前大聲朗讀他屬意的篇章,你深知那應是不凡的,卻沒辦法抓住整體的意象,只能在看見與沒有看見當中來回奔跑著。

今晚,國家音樂廳的觀眾爆滿,我坐在最後一排聆聽著。我從來沒有特意去買一張 Jazz 的CD,就算是那常在電台裡播送的「小野麗莎」也是一樣。

前四首的感覺,那就像是「繃鎗、繃鎗」,前一首是輕鬆容易入耳的,後一首就彷彿跳到五里迷霧之外,有點深層,有點令人難以捉摸,甚至就以懸而未決的方式收尾。而那難以了解的部份,有時候是低聲吟唱的,有時候以 Bass 與 Drum 演出重複又重複的旋律,鋼琴以即興一般的方式在其中跳躍著。直到樂曲以溫柔的方式作結,才得驚覺,而那到底是簡潔還是抽象,至今我還是不懂。

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努力的想要把三重奏的每一個環節抽離出來,雖然那的確是可行的,但是那也會失去「三重奏」表演的巧妙之處。在抽離的時候,我期待鋼琴以靈魂的角色穿插在其中,我企求鋼琴的樂聲能夠貫穿全部的樂曲,但只有鋼琴的演奏,是格外乾澀而空洞的。

而我想,三重奏就像同時拋出三個大小不一的石頭,同時在湖面上交錯成奇妙的景象。而就在你還在沈醉三者和諧的樂音之時,下一個節奏也正快馬加鞭的來到,就這樣,我只看見整個樂曲的呈現巨觀的印象,而不在於每個細節所展現細緻的美感。

Jazz 都是這樣嗎?

在前四首的暖身之後,之後每首都是驚奇。有時候我覺得我的思緒好像到了很遙遠的地方,有時候卻跑到了過去忙碌的生活當中,但閉上眼睛,我有時候聽見 Bass 以渾厚低沉的響聲演奏著,有時候又聽見鋼琴輕靈的跳躍。而最令人驚奇的,我想莫過於樂曲的轉折之處,他們總是能在我還沒注意的時候跳開,然後進入新的旋律當中,就算我努力的想要抓住一點線索,最後我所得到的也只是一個轉調罷了……。

如果要為這兩個小時的音樂作結,我想我必須誠實的說,我有時候的確沒有辦法抓到他們的重點,但是,三重奏那獨特而和諧的音樂,還有 Jazz 靈魂自由而奔放的舞動,抓住那些印象的我,即使沒有得到全部的,那也是無比幸福的吧。

在這兩個小時裡面,我可以忘記外頭正在舉行大規模的靜坐活動,也可以忘記台北濕熱的天氣,我所擁有的是我眼前最棒的音樂,最棒的三重奏。

有音樂真好。

謝謝語慧,也謝謝今晚的音樂,你們真是太棒了。

p.s. 居然在這場音樂會裡遇到小綸和她男朋友,太神奇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