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新竹 37 公里外… 我與我自己

我昏昏沈沈的坐上往新竹的車,醒來的時候看著窗外的指示牌,「距離新竹還有37公里」,我的假日在這個時候就應該結束了,只是心情還維持在那輕鬆的狀態,我歪過頭去,繼續下半場的睡眠。

我參加了在苗栗迦南園舉辦的松竹梅退修會。那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在參加退修會的時候,我考慮再三,一方面是時間不是那樣的充裕,另外,我實在不是一個會和人相處的人,不知道要怎麼樣開始對話、怎麼樣表達自己的意見。我真希望我有這樣的心智能夠敞開心胸,不要像過去那個害怕被瞭解的自己。

退修會的每一個環節都是很棒的,try 的團康、曉雯姊的人生曲線、許多講員所講述不同的信息、敬拜讚美(李祺真的是太讚了)、飛牛牧場……,還有多年前那曾在我夢中出現的大堂、第一次的開口禱告……。我也開始明白為什麼 try 總是喜歡和人坐下來分享。在「衝擊效應」之後的討論,雖然我只是扮演著聆聽者的角色,但我總覺得在那樣的過程獲得的比我自己試圖去領會的要多上許多,那從不同角度切入的想法,那對於「罪」以及「行為」的討論,對於「靈修」的心得與分享……。

甚至,我想有時候我是根本沒有思考的,我所剩下的就只有主觀意識,難以表達,也難以言語……。我想去聽見,我想去看見,不要用過去我的方式,不要只是輕拂過過內心的,而是深深的進入,經過化學反應而生,再傳遞給人。

我終於可以安靜的睡著,雖然 try 說那天的我睡得像是屍體一樣,但我知道,這樣真好。

然後我回到台北,中間和 ericlin 有些價值觀的交換,我真覺得那很難得,但也覺得有些憂心,是對於我們討論之間的正確性或者是心思上而憂心。

在家的時間也是非常享受的。我想起來過去我爸爸曾經對上大學的我們說過:「歐,你們都不回家,這樣看起來家比較像是旅館歐」。我想爸爸說這句話的時候一定是五味雜陳的吧,我們無意間說的「『回』新竹」,彷彿新竹才是我們的家一樣,那對於用愛撫養你長大的家人一定是非常難過的吧。我想多為家人做一些什麼,也想起過去傷害他們的自己,想要為過去的事情道歉,但又不知道從何開口……

靜心 (廁所前)

在回新竹之前,我回了一趟靜心,難得我是非週末在台北,也才看見許多很久不見的老師……。Miss 何、黃克萍老師、陳信宏老師、林組長……只是有點遺憾,沒有見到我最想見到許光溫老師……。學校的陳設也和過去有一些不同,但那就像是故鄉的樣貌,雖然街口的招牌總是一個換過一個,但是你就知道那是你的家鄉,我也知道這就是我過去所念的學校,也可以看見那同與不同的每一個變化。

靜心的一些照片,我放在 flickr

終於,我睡醒了,客運停在交流道的出口。我大步的走,戴上耳機,帶著愉悅的心情面對未知的一切。

5 Replies to “距離新竹 37 公里外… 我與我自己”

  1. 我們的討論都很有可能沒什麼「正確性」喔
    不過 不容否認的 我們都在成長
    無論是什麼
    思考 就是一份成長
    交流 就是幫助思考的一個方式:)

    人是會變的
    但是,「真理」是不會變的喔
    所以 也許在我們更多的交流當中,那依然不變的心得分享
    就是那我們不敢說是正確的正確喔

  2. 想說愛就去說,想道歉就去道,自己的臉皮再掛不住、自己的心再過不去(無論因為什麼原因),逼著自己嘗試去做第一次,因為很難說會不會這第一次就是最後…次了… (默)…

  3. 再次強調,就去做吧!不知從何開口?就從「爸/媽,我要向你/妳道歉」開始。當他們一臉驚愕的時候,你就逼著自己順勢一骨碌地把你的「罪狀」在他/她面前陳明,中間繼續穿插著「對不起,我知道我錯了,請你/妳原諒我」之類的。就是這樣。之後的互動就看雙方的情況而定,不用擔心、也不用設限,讓愛自然地流動。不要讓自己後悔。別忘了,每一天、每一條生命、每一個存活,都不是理所當然的。

    我很兇嗎?不,我只是很直接。我希望我的朋友中,沒有一個人會因為這種遺憾而後悔。

  4. 看到這~~想起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跟我爸冷戰ㄧ週..都沒有說話….
    因為某事情的看法不同
    事實證明父親是正確的..
    我去道歉~~~
    那需要勇氣…..加油加油……

  5. 關係的修復不容易,也是需要時間的喔!

    給自己一些時間,也把這個想法放在禱告裡面。

    相信神一定看到了你有這樣子的心~祂一定會帶領你、幫助你、給你適當的時機。隨著生命的成長,你的家人一定會看到你的改變的!加油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