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

在一點多回到寢室似乎已經成為生活的常態,看著我身後空空的座位,覺得有點無奈。我也顧不了那麼多,折好所有散落在桌上、床上的衣服,然後準備洗澡睡覺。

我端坐在床上,聽見那像是雨滴落在窗台輕微而規律的響聲,我豎起耳朵,直到理智確認,那的確是雨。

這好像是近兩個月來我唯一意識的一場雨,我希望那樣的雨是寧靜的,沒有任何一陣風,只有雨而已。就像每個冬天都會下的雨,像是在台北街頭裡冬夜裡的雨,陰濕而寒冷。

我想起聖誕節街上點綴的燈飾,通常那個時候都會下著這樣的雨。

我翻過身去躺下,直到白晝揭開序幕,我只看到地面上微微的積水,昨夜的雨好像根本沒有下過一般,就像過去那些點點滴滴,只有記憶、片段,真正留存在現在的,只有零碎而不完整的片段而已。

只是,我一直很珍惜那樣的東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