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房子

在從電資大樓走回工三的時候,在昏黃的燈光裡看見了那粉筆畫的歪歪斜斜的跳房子。

每到週末的時候,學校出沒的人數少了一大半,然後多了一些牽著小朋友的家長,在浩然前、全家前。我常常在走過去的時候,看著他們追逐著、哭鬧著,好像那樣的天真與快樂是與生俱來的。

也慢慢在幻想,以後那牽著孩子們手的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