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天氣雨

還是失了眠,在紛湧而致的雜念之後,我打開電腦,最後在電源消耗殆盡前關上。醒來的時候已經將近兩點了。我無法回憶起昨晚的任何夢境,只是覺得,好像睡的還好,不像自從那一天起,我就只得靠著跑步來讓自己安眠。

午後,我從沒看過德克斯特,在那個已經不再是午餐時刻的當下,一邊看著德克斯特感嘆「女人啊~」,一邊無腦的吃著難吃的「滿漢全席」。

不知道什麼時候跳出一個念頭:「出去買雙鞋吧,你的鞋子每到雨天那淹水的情形,已經可以讓螞蟻在裡面划船了。順便買個背包,開了個大洞的背包好像和身後的人們說『來搶我啊……』」

在出發的時候,已開始間斷性的飄雨。那天氣像是裝滿的水杯,完美的因為表面張力而呈現圓弧狀,只消一絲震動就會沿著壁邊滴下水珠來。

在那人行道上,插滿的公車站牌邊,那重新規劃的公車路線與公車代號好像與印象有個巨大的間隔。「236, 253, 291, 0 南左, 0南右, 指南一路」現在的好像全換了個樣,不過我知道,越來越多的公車有停靠捷運公館站。

一切好像改變,卻又沒有改變。公車司機還是會在停下時打開車門高聲的聊天。以往我們投幣,或者用那毫不靈光的磁卡。現在我們改用悠遊卡,大家以各種不同的方式靠近,以長皮夾、短皮夾、淑女包、或是單薄的一張卡,不過慶幸的是,他比過去的磁卡要靈敏多了。

走在汀洲路上,那家紅豆餅依舊是大排長龍,Hello Kitty 店門口也擺起了轉蛋機,街角的電視遊戲店還是營業著,金石堂還是用他老大哥的姿態佔去一大塊空間。

天空下起了雨,我在全家便利商店買了把傘,天氣卻更為悶熱,走在路上,人的體味、濕氣、食物與車輛的氣味雜沓而至,每個人彷彿習慣似的迎面走來,我只得快步向前,希望在雨下大前能夠離開這裡。

其實一切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糟。

走在街頭,一切思緒紛然而至,大部分都是回憶,只有少數幾些的哀傷。尤其是羅斯福路與新生南路,每一塊角落好像都能都用我心中既有的記憶,呈現出他們不同於現在的樣貌。

沙威瑪、科見、你看著「燕子」的維克爾、我曾在這邊打過格鬥天王的大世紀戲院、Starbucks、翻找著CD的二手店、對面應該是河岸留言、金車企業。

折返,往新生南路走。

街角的21世紀換成了屈臣氏,誠品開張有多久了?懷恩堂、麥當勞、麥當勞旁的爭鮮原本是家不起眼的電腦店、暑訓講義影印的怡安影印店、四年前七月七日聽楊乃文演唱會買水的全家、春遊便當的大聲公、女巫店、還有每年舉辦大學博覽會的台大巨蛋。

就連其他家大肆裝潢的吉野家在公館也保持著他原來的面貌,只是點餐的方式變了,味道倒還是沒什麼改變。校園書坊,底下的禮品很適合送人。這條巷子進去有果風小舖、章魚燒。

慢慢的雨停了……

最後還是回到了這邊,讓123書店的老闆賺了一本書的錢,打了聲招呼。紅油抄手還是維持40塊的價位,巷口公園的搖椅,好像還停留在4年前我們的那個夏天。

一切都好像變了,又好像沒有改變,在這個雨天,心中好像有說不盡的語句,覺得生活在這裡,那些平庸或者正常不過的事物都能帶來一種莫名的感覺,好像處於這樣的環境當中,就特別覺得「活著真好」,有那樣的感覺吧!

8/7 天氣雨,好像回到那個寫日記的年代歐,不是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