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ning

我買了一本書,一本叫做「電車男」的書。為什麼我會買這本書呢?我本質上應該是討厭這樣的書的。不過我看完了,笑得非常的開心,看著所有的AA(Ascii Art),所有無厘頭的譬喻。

我們並不應該總是追尋一個合理的答案,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如果硬要追尋,那常常帶來比想像還要多的疲憊與憂愁。我是這樣想的,像是老是抱怨在交大的生活,探求這樣的生活有什麼意義呢?不如好好享受在交大的樂趣,跑著環校,在八舍看著女二前擁吻的情侶們,偶爾專心的唸著書,然後從期中忙到期末。

很久以前在晨旭寫過這樣的一篇文章,關於誠品的偏見

如果書本只是屠宰場上的溫肉
如果書本大落落的躺在賣場的入口處

誠品

走過一家又一家

凌晨的捷運站,悄然的只剩下腳步聲
步著沒有終點的行走

環繞的思緒

在閱讀中的自我,是一分寧靜,一份自適

環繞的人群,只沾染上文藝的氣氛

當誠品成為品味的表徵
看不清的,如果盲目崇尚
最終只剩下濫情的心髓

我搭上了最後一班捷運

冷冷的看著,那是一個夏日夜晚
一個討厭誠品敦南店的開始

壹週刊、漫畫,與卡夫卡都有他們的價值,只是我們用不同的看法去看他。

就像只有一次的人生,我們可能不像眾多歷史人物一般有所成就,但我們可能獲得了比成就更多的歡愉,只有持續的走才會知道,才能玩味著那隱含的秘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